罗浮山女兵部队,罗浮山攻略景区

2024-01-28 07:13:36
国内旅游景点推荐 > 旅游景点攻略 > 罗浮山女兵部队,罗浮山攻略景区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罗浮山女兵部队,以及罗浮山攻略景区的知识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文章详情介绍:

《从放牛娃到上校》(连载)第44章:接兵当团长,秉公选精良

(在湖北当接兵团长时留影)(左2为作者)

各位朋友,大家好!本人将用2个月的时间在个人《今日头条》同名专栏中刊发自己撰写的自传《从放牛娃到上校》。此书区共分55章,16万多字,从出生写到部队转业,以部队故事为主。整部书稿内容真实,文笔朴实,真实地反映了一位农村孩子从放牛娃到陆军上校的艰辛成长过程,充满正能量,具有启迪性。希望您喜欢!

第44章:接兵当团长 ,秉公选精良

我在部队时,新兵都是部队派人接回的(现在听说是地方主送),旅里会在各个省份派出若干接兵连,原则上每个县一个接兵连。一个接兵连一般由3人组成,包括连长、排长和司务长。

接新兵在部队是个好差事。一则可以离开紧张的军营,到外面走走,逛逛,心情愉悦。再则可能还会收获一些土特产,有些心不阳光的人还会发点小财。因此每年到了接兵时节,很多干部就会找领导,托关系想方设法去接兵。

我没有当过接兵连长,但我却当过接兵团长。这个接兵团长不是我请求的,是旅首长安排的。可能考虑到当年要我带新兵,就给我安排了这个差事。

那是2000年年底的事了。我刚卸任罗浮山指挥长不久,旅里就通知我到集团军参加接兵会议,出任集团军接兵团长。会上,集团军任命我为42集团军驻湖北省接兵团长。任务是接收3000名新兵(其中4名女兵),节制集团军在湖北省的所有接兵干部(其实这点很难做到,因为接兵干部来自集团军各部队,他们只听本部队首长的话,很少有人会听接兵团长的话),协调各接兵连与地方的关系,解决双方之间的矛盾。

开完会,我即着手组建接兵团班子。班子由4人组成,其中3人为我旅军官,除本人外,有后勤协理员孙青平,政治部保卫干事刘福德,另外集团军军务处还安排了124师的一名曾姓女军官,她主要负责接收女兵。

团部是先于接兵连出发的,为工作方便和安全起见,我把团部设在位于武汉市武昌区民主路的广州军区武汉影视中心招待所内。团部没开伙,有时在影视中心食堂搭餐,更多时候在周边小店解决问题。吃得不好也不差,我的原则是所有接兵补助吃光用光。

不久,集团军各部队接兵连相继到达湖北,先到接兵团报到,后到各接兵点。安顿好各接兵连后,我即安排团部接兵干部分批到各接兵点走访,熟悉情况,接上关系,检查工作,我则坐镇武汉遥控指挥。

(作者在湖北接兵时在武昌留影)

随着接兵工作的全面展开,特别是进入定兵阶段后,由于军地双方对接兵工作理解上的差异,以及各种利益关系照顾不周,致使各种问题相继出现、各种矛盾相继发生,有时为了确定一个新兵军地双方吵得一塌糊涂,最后谁也不服谁,“官司”一直打到接兵团,无奈,我只好亲自出马到现场解决问题,不过这样的事只有两次。

一次在黄石的阳新县,一次在黄冈的蕲春县,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有的是接兵干部年轻气盛,对地方领导不够尊重,关系处理不好,一些小问题自己本能协调的最后也协调不了;有的是某些地方领导私心重,安排了一些明显不合格的兵源。遇到上述情况,我的原则是属接兵干部态度问题的我尽量教育自己的人,属地方明显违规的支持接兵干部换兵。有了原则,处理问题自然顺利;没有私心,问题处理就更容易。

这次接兵,总体还算顺利,为了行事方便,省军区给了我们接兵团15个男兵机动指标,可在全省范围内调剂,由我掌握,主要是保障部队首长和地方领导个别需求。我只用了不到10个,全是上级部门交办的,剩余的全部退回给省军区了。

事后有人觉得奇怪,说人家当接兵团长机动指标都不够用,为何你还用不完?我说,这还不简单吗?有些省份当兵很热,比如湖南,部队首长也多,所以机动指标不够用。而湖北当兵相对来讲没有其他地方热,在部队的首长也少。另外一个最重要原因是有人把接兵作为丰收的季节,把机动指标作为赚钱的筹码,当然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啦。

不过湖北接兵有件事确实让我这个团长头痛了好久,花费了好多心血,那就是我们奉命排除万难接收了一名文艺女兵。

我们集团军有个演出队,属于非专业性质,但演员多数都是特招的男女战士。每年集团军政治部都会给各接兵团下达招收新演员的任务,也算一项政治任务,必须完成。我们接兵团就受领了接收一名舞蹈演员的任务。

招收对象是集团军演出队领导和导演提前考察确定的,我们的任务是想办法将其招回部队。这个任务看起来容易,操作起来太难了,主要是女兵指标太少(3000名接兵指标,女兵才4名,2‰都不到),地方要照顾方方面面的关系,不愿拿出名额,加上湖北的女兵指标和我们需要招收的演员并不在一个市里,这事真让人头痛。

我们要招收的这位女青年叫邱霜,湖北黄岗人,那年才17岁,清秀靓丽,婀娜多姿。邱霜为独女,5岁开始就被父母送进舞校学习舞蹈,全家为她学舞蹈花费了不少心血和银子,希望她有朝一日能有出息,为父母和家庭带来荣耀。这女孩学习也很刻苦,一直是舞校的学习尖子,在各种舞蹈比赛中屡拿大奖,由于表现出色,最终被我们集团军演出队导演相中。

邱霜舞蹈学得好,可家庭背景却一般,在当时那个全民当兵热的年代,一个男青年想当兵都不易,何况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孩子,而且其本地区还没有女兵指标,这真是难上加难。

那时湖北省的女兵指标是轮流下拨给各市的,每个市每两年才能轮到一次,所以指标特别珍贵。我们集团军女兵指标被省军区下拨给襄樊市(现已改为襄阳市)了,如果要接邱霜必须从襄樊市抽回一个指标,才能完成这个任务。

(小邱来部队看我)(中为作者,右为女儿,左为小邱)

开始,我并没有感到完成这个任务有多难,因为邱霜是集团军政治部点名要的文艺兵,我们只是奉命行事。于是我安排了一名干部前往襄樊军分区军务科去接洽,第二天就灰溜溜地回了武汉。一问,气死我这个兄弟了。他说,人家还没等他把情况说完,就一口回绝了,临别还甩出一句话,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看来这个事情远没有我想像的简单。我沉思再三,决定先搬出我们集团军这块大牌子来。于是我先给集团军政治部电话,要他们给湖北省军区发个招文艺兵的公函,然后又给我的老首长、时任集团军副军长的钱晓林将军打电话,请求老首长给湖北省军区领导打招呼。另外,我还找到了我们集团军的老首长、时任湖北省军区副政委的张汝成将军求援,得到了集团军政治部和几位老首长的积极回应和热情支持。

虽然有了首长的支持,省军区政治部领导也给襄樊军分区领导去了电话,可襄樊方面还是没松口。后来我说用男兵机动指标给他们换,他们也不答应。邱霜的父母知道这个情况后,很是着急。他们开始以为我不努力,或者是想要点什么,于是在一个晚上,一家人从黄石驱车百公里赶到武汉。邱霜母亲将我叫到车上,递给我一个大信封,我一看就明白了。

当时我很不高兴,连问她们为啥要这样?邱霜妈妈也不说话,硬要往我手里塞。最后我火了,我说,如果你们想让你女儿当兵,赶快把这个东西拿回去,你女儿当兵还有希望。如果不想让你女儿当兵,就把这人东西放我这里,我立即交给组织,不过你女儿当兵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他们见我态度这样坚决,只好把信封收回去了,最后送了一大袋水果给我们,我收下了。

有人会说我假正经,我当时确实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我从一个小兵成长为一名团级军官,全是汗水铸成,我从没给哪位领导送过一分钱,这个情况可以找我所有的首长去验证。另外,我也不喜欢收那些见不得阳光的钱,我感到这是我一生最为骄傲的事情。如今我转业那么多年,之所以还有很多老部下认可我、亲近我,不是因为我的能力有多强,我的政绩有多大,而是我忠厚老实,与人为善,不是贪官。

虽然没收人家的钱,可事还得办,而且必须办好,因为这是上级的命令。无奈之下,我只好亲自出马,前往襄樊协调抽回女兵指标之事。

(作者出版的两本图书)

此次去襄樊军分区我吸取了兄弟们失败的教训,我没有直接找军务科的同志,我知道就是找他们也办不了事,因为他们没有这个权力。我以代表集团军老首长看望军分区领导的名义直接找到了分区政委,如此一来分区政委就不好拒绝了。关系熟了后,办事也就方便了。尽管如此,分区政委还不能最后决定,他说要和司令员、参谋长商量商量。

我怕夜长梦多,又作出承诺,我部在襄樊有4个女兵指标,我们只抽走一个,其他3个指标任由军分区决定人选,只要身体合格,他们愿送谁就送谁,我们绿灯放行。可能是我最后一个承诺起了作用,也可能是我们集团军首长的面子大,反正最后他们终于同意了我的方案。

当晚,我找分区军务科的同志办手续拿入伍通知书,他们推说第二天再办。我怕第二天变卦,推说武汉接兵干部出事了,要马上回去处理,硬是缠着军务科长连夜办了手续,拿回了一个女兵指标。我之所以这么急,主要是怕夜长梦多,如果第二天一觉醒来,军分区不肯给指标了咋办啊!

省军区知道我抽回了一个女兵指标,当晚竟有首长要请我吃,我知道他们都是为了女兵指标来的,谁敢去吃饭呀,只好谢绝。第二天一早,立马通知邱霜来武汉填表,一颗悬着的心才算落地。

女兵是第一批在襄樊起运的,邱霜也是从襄樊走的。接兵团要送走所有的新兵,才能和最后一批新兵起运回部队。返回部队那天,邱霜父母一直把我们送到武昌车站站台。列车都快要开动了,邱霜妈妈还抱着我在流泪,我想这应该是感激的泪,感动的泪,幸福的泪。(待续)

作者:piikee | 分类:旅游景点攻略 | 浏览:36 | 评论:0